在责任中我们成长

时间:2006-12-11 点击:1789 发布:陈洁

从来不知道,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足以把一个人的生活颠覆,摧毁。仿佛一切都那么不真实,而内心的疼痛却提醒着我,所有一切都不是虚幻,都真切而残酷的进行着……

永远忘不了2004年4月2日的早上。大约一个月前,爸爸因为胃出血而住院了,医生的诊断是过度疲劳,多休息很快就可以康复的。因为临近高考,而家离学校又几十公里,在那一个月里我只回家看过爸爸两次,而且都是匆匆忙忙的。那个月几乎都没看到过太阳,而我的心也一直阴沉沉的。而2号那天久违的太阳终于出现,它给了我希望,驱散了笼罩在我心中的雾气——我以为这是爸爸康复的前兆。

然而,在我开心了一个多小时后,我在校园里遇见舅舅,在我还来不及惊讶的时候,他说了一句简短却足以把我毁掉的话:“快回家吧,去见你爸爸最后一面……”我一遍又一遍地告诫自己不要哭,会没事的,只要我不哭。可是我还是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脸。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家,怎么走到把我捧在手心里疼的爸爸还有体温却早已停止了呼吸的身体旁,只知道时间仿佛在那瞬间停止,周围的一切也仿佛消失不见,只剩下无限的伤痛以及无尽的泪水。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什么胃出血,什么疲劳过度,只不过是家人为了不影响我学习而编的谎言。而粗心的我却傻傻的相信了,没有丝毫的怀疑,没有察觉那是肝癌,而且是晚期……我怎么可以原谅自己?

从那天起,我每天行尸走肉般生活着,每天催眠着自己,一切都是梦,醒来后就没事,我还会再看到爱我的爸爸。然而,即使心已经痛到无法呼吸,我却还是醒不过来。爸爸真的离开我了吗?再也看不到那慈爱的脸庞,听不到他爽朗的笑声了吗?可是为什么,不管在家里,在路上,还是在学校都会看到他的影子?明明那么真实的感觉到他的存在,却不管怎么努力就是抓不住……“爸爸……”我只是想再叫一次爸爸,再听一次那爽朗的回答,再看一次拿张笑而已。我相信他就在我身边,我相信他会永远默默地的守护着他最疼的小女儿,但是这些都不是我要的,我只要一个活生生的爸爸啊。

我知道我的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支柱在那一瞬间已经晴天霹雳地轰然倒塌了,除了无休止的哭泣,我不知道到底该如何面对这突来的伤痛。上课时,会忽然发现书本已经湿透了;起床时,枕头也是湿答答的;即使走也会发现泪水会在不知不觉中把视线模糊……

我知道,我并不坚强。家里虽然并不富裕,一直以来我却像花房里的花朵般被呵护着,没经历过任何风雨。如今,花房塌了,我已经伤痕累累,却还要继续经受风雨,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我以为自己会就此倒下。

然而,每当想起妈妈哭着对我说的话,我就不敢倒下。我没有资格倒下。“你知道吗?现在你不能任性了,你要长大,明白吗?以后一定要学会照顾自己,学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懂吗?爸爸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你一定不要让他失望?一定要坚强。答应妈妈不要倒下,好吗?爸爸妈妈可以撑下来,你也一定要。你知道吗?爸爸一直没有放弃过,他一直奋斗到最后一刻,因为他舍不得你,因为你电话里头的一句‘只要乐观一点,什么病都会好的’……”

伴着夺眶而出的泪水,我点了点头。我知道我必须坚强,必须长大,这是我的责任。我么有权利逃避。我相信爸爸绝对不愿意看见我倒下。我还要照顾已经身心疲惫的妈妈,年幼的弟弟,我必须面对,学会自立,学会生存,学会照别人。

我知道世界不会因为我的伤痛而停止转动,生活还是要继续,我还是要成长,成熟。我知道,身边还有亲人和朋友会一直陪伴我,支持我,这是我生长的肥料。相对的,我也是别人生长的肥料。世事总是无常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勇敢地面对,并在这个过程中成长,准备迎接下一场暴风雨。

直到现在,我还会心疼,还会哭醒,然而我接受了现实,学会了面对。有些伤痛是永远也抹不掉的,面对使我们唯一的选择。或着,更多的是责任,对自己,对家人,对已经逝去的人等等,真是因为这种责任,我慢慢长大。长大,面对,是每个人都不能逃避的责任

选材:潘佰冲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